能源改革大刀阔斧 混改破局电改实质性启动
地域:国内     信息类别:行业动态     行业类别:新能源
作者:信息学会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12-25 10:44:27.0
能源改革大刀阔斧 混改破局电改实质性启动

 

前言:2014年的中国能源产业,用“翻天覆地”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能源结构调整深刻而广泛,能源改革正步入一种“新常态”。

  先是中石化油品销售业务引入25家境内外投资者超千亿元的资金,舆论一片沸腾;紧接着,中石油东部管道公司欲挂牌转让100%股权,其下属两家油田也开始推进与民企合资合作的模式。

  由两大石油巨头领衔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让垄断多年的石油行业开始破冰,能源改革掀开了新篇章,而如此大手笔的能源改革仅仅只是开始。

  目前,第一批6家央企四项改革试点方案已经敲定。拥有多家能源上市公司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成为试点之一,正在对旗下上市公司进行整合重组。

  据了解,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已经通过,有望于明年一季度出台。随着国企改革的逐步推进,能源行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将进入深水区。

  与此同时,电改也在大刀阔斧的前进。目前,新的电力改革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如果顺利,有可能在近期公布。电改进入实质性阶段将是未来一段时间电力行业面临的“新常态”。

  相比混改和电改,在能源结构中占比最大的煤炭行业,经过近两年来煤炭价格的跌跌不休,整个行业哀鸿遍野,正在遭受能源结构深化调整带来的阵痛。长期来看,煤炭市场供过于求仍旧非常严重,价格将长期处于低位的大趋势并未改变。

  受困于此,今年以来,各种煤炭救市政策层出不穷,但收效甚微,短期内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供求格局。煤炭行业整体增速大幅放缓,未来仍将通过限产、减产,不断减少煤炭消费在整个能源结构中的占比,能源结构调整不断深化等“新常态”正在显现。

  如果说传统能源正在步入改革与转型的“新常态”,那新能源则在“逆袭”的路上你追我赶。

  中石化涪陵页岩气勘探开发取得重大突破,标志着我国页岩气开发实现重大战略性突破,在2014年提前进入规模化商业化发展阶段;中石油也在近日与多家央企合作,再次发力页岩气开发。

  此外,核电重启已进入倒计时,13条的“五交八直”特高压工程将于明年开工,风电和光伏也获得多项利好政策,新能源产业迎来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遇。

  随着我国能源结构调整加速,尤其是在“雾霾压力”的倒逼下,新一年的能源改革将成为“新常态”,混改和电改将会更加猛烈,页岩气和特高压等新能源也将在改革中不断取得新突破。

  能源央企拔头筹

  混改进入深水区

  今年是混合所有制改革破局的一年。

  先是今年2月份中石化一纸公告宣布,将在油品销售业务引入30%股权。垄断已久的中石化如此大手笔试水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业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尽管褒贬不一,但有众多民资跃跃欲试,包括电商大佬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忍不住想要从中分得一杯羹。

  不得不说,尽管中石化是混合所有制的“第一棒”,但是其速度让市场颇为赞叹。时隔半年多,到今年9月份,25家境内外投资者以超千亿元的资金入股中石化油品销售公司,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混资”。

  紧随其后,中石油也开始了大手笔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512日,中石油称,拟以西气东输管道分公司管理的与西气东输一、二线相关的资产及负债,以及管道建设项目经理部核算的与西气东输二线相关的资产及负债,出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中石油东部管道有限公司(简称“东部管道公司”)。公司拟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转让所持东部管道公司100%的股权。

  但是,与中石化的速度相比,中石油改革的脚步有些慢,截至目前,中石油上述改革仍没有结果。据中石油人士对外称,上述方案还在研究中。

  需要一提的是,目前,中石油下属的吉林、辽河两家油田已开始推进与民企合资合作的发展模式。油气资源属于国家战略资源,一直以来都处于垄断状态,一旦引入民资将成为破冰之举。

  由于两大石油巨头基本垄断着我国的石油上中下游产业链,有着其它企业根本无法企及的高利润和高收入,长期以来,遭到了公众不少非议和吐槽。因此,两大石油巨头的“破垄断”改革意义非凡,一举一动市场都格外关注。

  随着中石化和中石油不断引入混合所有制改革,垄断格局慢慢被打破,不仅是石油行业的一大进步,也可以说是我国能源改革的一大步。

  除了两大石油巨头作为改革先锋,目前,第一批六家央企四项改革试点方案经多次审议,已基本定稿。其中,拥有多家能源上市公司的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以下简称国投)也成为能源行业另外一个改革重点。

  这批试点单位改革的主要内容涉及改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试点;董事会行使高级管理人员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职权试点以及向中央企业派驻纪检组试点等。

  据了解,目前国投旗下中纺投资、国投中鲁先后公布了与安信证券、江苏环亚重组的具体方案,拟转型新兴产业以摆脱经营困境,成为试点改革的“急先锋”。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煤炭行业的持续低迷,以煤炭采选为主业的国投新集今年前三季度巨亏10.82亿元。能源资产在国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国投在未来或选择非煤资产作为重组对象。

  国投作为央企改革的试点之一,业内均预计其还将对旗下的上市公司进行整合重组。

  随着国企改革的逐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将进入深水区。除了上述三大能源央企,还将有更多国企加入这场改革盛宴。

  近日,有消息称,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已经通过,有望于明年一季度出台。

  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就表示,混合所有制经济是这一轮深化国企改革的突破口和重点。

  这也意味着国企改革在今年年底以及明年都将上演各种大戏,足以吸引市场眼球。对于两大石油巨头来说,混合所有制改革也只是开了个头,未来还将有更多的故事可讲,能源改革将成为未来能源行业的新常态。

  拿稍显落后的中石油来说,按照其董事长周吉平的改革思路,已经搭建六大合资合作的平台,这六大平台包括未动用储量、非常规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煤层气、页岩气、致密气)、管道(西气东输一线二线,东线,新建管线)、海外业务、金融板块、炼化板块。未来,中石油还将在上中下游不断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随着能源改革的深入,其它能源央企将不会只是旁观者,也会陆续加入改革大军。

  电改区域试点启动

  破电网垄断动真格

  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已经多次召开电力专家研讨会,讨论电力改革。据了解,目前电力改革方案已经上报国务院,如果顺利,极有可能在近期公布。

  有分析认为,目前发电行业处于2002年电改以来形势“最好时期”,因为用电需求快速回落,发电量竞争空前激烈,经营环境的严峻;而且这些现象很可能成为一种“新常态”。

  另有专家判断,停滞了12年之久的电改已经“箭在弦上”,电改进入实质性阶段将是未来一段时间电力行业面临的“新常态”。

  418日召开的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上,最高层就定调了电改的大方向,“推动供求双方直接交易,提供更加经济、优质的电力保障,让市场在电力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今年9月份,有关部门联合印发了《广东电力大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深化试点工作方案》,正式启动广东省电力直接交易深度试点工作。

  相较于此前12年来电力体制改革“只打雷不下雨”,这让业内对2014年电改首次出现实质性进展充满了期望。

  114日,发改委发出《关于深圳市开展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的通知》,更是让业内为之一振。

  以深圳为改革试点,意味着独立输配电价正式启动,新电价机制从201511日起运行,此举将打破电网垄断。

  新电改方案除了“四放开、一独立、一加强”的基本思路以及改变电网盈利模式之外,还提出要改变电网企业集电力输送、电力统购统销、调度交易一体的状况,电网企业主要从事电网投资运行、电力传输配送,破除电网“独买独卖”的垄断格局。

  值得注意的是,新一轮电改将会在售电侧强化竞争机制,形成市场化的售电新机制。售电放开从某种意义上也会改变电网的盈利模式。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电改的关键是定价机制的改革,是形成“多家买、多家卖”的市场竞争机制,通过竞争,把输配电的成本降下来,必然要挤压国家电网的利润空间。

  不难发现,新一轮电改以电力定价市场化为核心,则必将改变行业的竞争格局。电网利润下面临下行压力的同时,电企则在竞争中获益。

  有分析师认为,目前电改外部环境进入理想状态,新一轮电改时机已经成熟,2015年电改不断推进并释放大量制度红利将成为“新常态”。

  煤炭业“哀鸿遍野”

  产能过剩短期仍难改变

  传统能源石油和电力行业都在改革,煤炭行业却仍旧在“苦海”中挣扎。

  今年4月份,本报记者一行实地调查走访了山西、陕西、内蒙古等煤炭主产区,深入采访了当地矿工、私营煤矿的矿主、选煤厂老板、国有煤矿的高管人员、煤炭监察部门的人员,以及煤炭行业专家、分析师,煤炭交易市场总经理等各方面人士,了解到煤炭主产区大多数煤炭企业的生存状况堪忧。

  从山西太原、晋城,到陕西榆林,再到内蒙古鄂尔多斯,一路走来,发现在煤炭价格不断创出新低的情况下,大大小小的煤矿日子都不好过,盈利能力大幅下滑,甚至有些煤矿已经开始亏损,有的小矿主已经在寻求卖矿来“断臂求生”。

  不容乐观的是,今年下半年以来,煤炭行业的生存状况仍在不断恶化,这一点从煤炭行业上市公司前三季度的业绩表现可见一斑。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称,截至2014三季报,煤炭上市公司营业总收入达到5263.36亿元,同比减少1008.5亿元,降低16.1%;营业利润为543.55亿元,同比减少173.08亿元,下降24.2%,盈利进一步下滑。公司平均毛利率仅为21.6%,同比下降0.3%,平均净利润率仅为0.2%,盈利表现较2013年大幅下降。

  煤炭上市公司作为行业内最优秀的代表,业绩表现尚且如此,非上市公司的生存状况就更加“水深火热”。据了解,目前全国共有8个省份煤炭产业整体亏损,全行业企业亏损面在70%以上。

  1222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向媒体表示,今年前11月,我国煤炭产销量分别同比下降2%2.1%,预测全年将分别下降3%左右。目前,全社会煤炭库存已经连续36个月在3亿吨以上,可供全国消费1个月以上。当前煤炭需求增长乏力,进口煤总量较大,存煤居高不下,未来煤价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在上述行业背景下,煤炭行业呼吁“救市”的声音日益高涨,地方和中央的救市政策也是层出不穷。

  今年5月份,山西率先推出17条救市新政,来延续去年的20条救市政策。今年山西的新政内容包括,原本于2013年年底到期的暂停提取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减半收取煤炭交易服务费政策继续延续,并暂停协议方式配置煤炭资源,暂停审批露天煤矿等。

  之后,内蒙古、陕西等地方政府的煤炭救市政策跟进,支持当地煤炭行业加速整合。

  从中央层面看,今年7月中旬以来,国务院领导对煤炭行业脱困工作做出重要批示,主持召开国务院煤炭行业脱困工作会议,就坚决遏制煤炭产量无序增长、切实减轻企业负担、控制煤炭进口、改进考核机制等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同时,国务院秘书局多次协调煤炭行业脱困工作重大事项和政策。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煤监局和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等还建立了煤炭行业脱困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召开了15次联席会议和多次多部门协调会、座谈会,研究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先后发布了《关于遏制煤矿超能力生产规范企业生产行为的通知》、《商品煤质量管理暂行办法》、恢复实施进口煤最惠国税率、《关于实施煤炭资源税改革的通知》和《关于全面清理涉及煤炭原油天然气收费基金有关问题的通知》、《全面清查和坚决制止煤矿违规违法生产建设的紧急通知》等一系列文件。

  但显然,如此密集的煤炭救市政策,并不能“立竿见影”地改变煤炭行业面临的困境;从根本上说,煤炭市场产能过剩的局面仍非常严重。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就坦言,虽然在国家脱困措施的刺激下,煤炭市场出现了一些积极现象,但是,今后一个时期煤炭需求低速增长,市场供大于求,产能结构性过剩的态势短期内还难改变,煤炭经济下行还有进一步加剧的风险。

  页岩气实现规模商业化

  央企砸重金民企不放弃

  页岩气在2014年的表现格外抢眼。如果说传统能源身在“暮年”谈改革和转型,那么页岩气则像是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不畏艰险,正在奋勇前进。

  先是中石化在页岩气领域取得了超出业内预期的成绩,让央企和民企都大为惊诧,也给了市场一颗“定心丸”。

  324日,中石化对外宣布,公司页岩气勘探开发取得重大突破,将在2017年建成国内首个百亿方页岩气田—涪陵页岩气田。这标志着我国页岩气开发实现重大战略性突破,提前进入规模商业化发展阶段。

  中石化预计2014年底涪陵页岩气田将实现产能18亿立方米,2015年底将建成产能50亿立方米,为原计划的10倍。

  近期,中石化更是颇为自豪地表示,在焦页9-2HF井压裂施工中,中石化江汉油田首次应用国产化复合桥塞送进工具获得成功,单井投资成本较开发初期平均下降10%

  这对目前经济效益不佳的页岩气来说,可谓突破之举。在中石化各种傲人成绩的“压力”下,中石油终于耐不住开始发力。

  近日,中石油宣布与国投重庆页岩气开发利用有限公司、中化石油勘探开发有限公司、重庆地质矿产研究院共同出资组建了重庆页岩气勘探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新公司将于今年年底投入建设,2017年开始投产,将部署评价井16口、开发井360口,投资规模高达260.50亿元。

  实际上,此前,中石化已经与重庆签署了关于涪陵页岩气开发利用战略合作协议,两大石油巨头的页岩气开发正式在重庆会战。这也让页岩气开发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除了两大石油巨头不断将重金砸向页岩气,民企也在跃跃欲试希望能参与未来的页岩气盛宴。

  尽管页岩气未来可期,但目前页岩气开发却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技术、环保等问题还需要慢慢攻克,尤其对于民资来说,页岩气需要巨大投资,但是短期内却难有收益,这让他们有些不堪重负。第二轮页岩气中标的两家民企的页岩气开发并不理想。

  近期有消息称,第三轮页岩气区块招标最快要到明年上半年进行。

  不得不说,页岩气向民资开放确实是难得的机会,这也是我国能源改革的进步。但是在第三轮页岩气招标中,仍有民企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但相比此前,他们更为理智和谨慎。

  正所谓前景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随着能源改革的不断推进,我国能源结构调整也在加速,尤其是在雾霾的压力下,我国对天然气的需求日益增加,作为一个缺油少气的国家,对页岩气的开发力度会不断加大,页岩气开发将是今后两大石油巨头的重头戏,而民资也将在这个过程中添砖加瓦。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北美页岩气开发已经获得成功,这也倒逼我国要加快页岩气勘探开发的步伐。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某种程度上说,页岩气开发更是从国家能源战略需要出发,需要不断提升天然气在能源消费结构中的比重。

  特高压建设提速

  明年将迎“春天”

  今年2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加强雾霾等大气污染治理,首要措施即实施跨区送电项目。彼时,业内人士认为,这暗藏着特高压建设提速的积极信息。

  随后的4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新一届国家能源委员会首次会议,研究讨论了能源发展中的相关战略问题和重大项目,提出要发展特高压及核电等清洁能源。这也是特高压首次获得中央高层公开表态肯定。

  而在613日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继续建设以电力外送为主的千万千瓦级大型煤电基地,提高煤电机组准入标准,对达不到节能减排标准的现役机组限期实施改造升级,继续发展远距离大容量输电技术。

  日前,国家电网披露了“国家电网公司‘五交八直’规划”,2015年力争开工“五交八直”特高压工程。而随着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的持续升温,国家电网“十三五”期间将规划在新疆投资1900亿元推动疆电外送。据此,市场预期未来5年会是特高压行业的黄金发展周期。

  业内人士测算,按照每条特高压线路投资250亿元计算,13条线路的总投资将超过3000亿元。根据国家到2017年建成12条输电通道的要求,市场预计明年将是多条特高压线路密集开工和设备密集招标的阶段。

  由此看来,2014年堪称特高压元年,而2015年无疑将是特高压的“春天”。

  自2004年年底国家电网明确提出建设特高压电网的重大战略构想以来,经过不懈努力,我国已全面掌握特高压核心技术。2013年,“特高压交流输电关键技术、成套设备及工程应用”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2014年,国家电网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特高压送出工程,特高压正式走出国门。

  不仅如此,目前我国首个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和直流输电示范工程,已分别安全运行超过5年和3年半。国家电网公司建成的“23直”特高压工程累计送电已超过1600亿千瓦时,有力支撑了东中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除了在技术、实践上的积淀外,我国日趋严峻的环保问题,也成为特高压发展的有效推手。目前,通过加快特高压输电治理雾霾等大气污染已经成为社会广泛共识。

  业内普遍认为,发展特高压,实施远距离输电,控制东中部地区燃煤机组规模,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合理调整能源结构,对解决大气污染问题具有重要意义。另据研究显示,即将开工的12条输电通道将可为未来东中部每年减少发电用煤2亿吨,降低PM2.5浓度4%-5%

  新能源重磅利好不断

  有望实现跨越式发展

  曾因经济下行、欧美“双反”、弃风限电而沉寂一时的新能源产业,在2014年,出现了转机,或者说迎来了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遇。

  而如若“雾霾”是催化剂,那么,124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便是加速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初衷。

  根据《行动计划》,未来中国将坚持“节约、清洁、安全”的能源战略方针。而在此基础上,我国会着力优化能源结构,把发展清洁低碳能源作为调整能源结构的主攻方向。坚持发展非化石能源与化石能源高效清洁利用并举,逐步降低煤炭消费比重,提高天然气消费比重,大幅增加风电、太阳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和核电消费比重。

  毫无疑问,2014年发布的《行动计划》,为新能源产业开启了新纪元。

  而风电作为仅次于火电、水电后的中国第三大电源,其于2014年迎来了两项影响颇为深渊的利好政策。

  20146月份,国家发改委下发了《关于海上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规定2017年以前投运的潮间带风电项目含税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75元,近海风电项目含税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85元;2017年及以后投运的海上风电项目,将根据海上风电技术进步和项目建设成本变化,结合特许权招投标情况另行研究制定上网电价政策。

  日前,国家能源局又公布了《全国海上风电开发建设方案(2014-2016年)》,总容量1053万千瓦的44个海上风电项目列入开发建设方案。在业界看来,上述两项新政的颁布,意味着海上风电项目的投资回报更加明确,而我国海上风电开发将进一步提速。

  再来看看太阳能。尽管这一产业自2011年至今,从未摆脱欧美等国的围困,但受益始于去年下半年的系列政策发布,2013年,我国实现了全年新增光伏装机容量12.92吉瓦,跃居全球第一。同时,国家能源局也具有了为2014年制定“年新增备案总规模14吉瓦(分布式8吉瓦,光伏电站6吉瓦)”目标的底气。

  被激发的内需使得中国光伏有望扭转尴尬局面,与2013年之前不同,如今的中国光伏,对美国或欧洲市场,已不再那么依赖。

  更值得一提的是,20149月份,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指出,未来,凡利用建筑屋顶及附属场地建设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在项目备案时可选择“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或“全额上网”中的一种模式,“全额上网”项目的全部发电量由电网企业按照当地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收购。

  在业界看来,新政淡化了分布式光伏“自发自用”和“余电上网”的界限,提高了余电上网的收益。而这为中国光伏的分布式发展,创造了绝佳的条件。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13月份日本福岛事故后,中国核电行业进入了三年低谷期,政府停止了对新增核电项目的审批。今年以来,有关核电重启的消息不绝于耳。

  11月份,国家能源局同意福建福清5号、6 号机组工程调整为“华龙一号”技术方案,第三代国产核电技术获认可。

  随着第三代国产核电技术获得认可,核电重启排除了最大的障碍,重启已是板上钉钉之事。日前,国家发改委已将红沿河二期、福清三期和石岛湾CAP1400相关项目上报国务院,项目于今年年底或明年1月初极有可能获批。这将拉开我国核电快速发展的序幕,我国也将迎来核电开工建设的高潮。(记者李春莲 唐振伟 于南)

参考文献:
信息来源:中国新能源网
相关连接关键字:
相关附件: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读者反馈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湖北省科技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