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建立碳市场只为减排
地域:国内     信息类别:行业动态     行业类别:节能减排
作者:信息学会     发布人:信息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4-04-17 14:49:12.0

    2013年是中国节能减排的重要一年,全国几个地区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试点,光伏新能源从去年跌至谷底后开始实现再平衡,针对今年碳交易与新能源领域出现的新动向,《第一财经日报》专访了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

  建立碳市场是为减排而不是投机

  日报:今年是中国碳交易元年,从各地碳交易试点来看,大多数企业仍在观望,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看好碳交易,你怎么看?

  李俊峰:做碳市场首先要搞清楚碳交易的目的是什么。在我看来,目的有三,第一是必须促进节能减排,至少是降低碳排放的增速,而不是反向扩大和刺激排放;第二是降低全社会的减排成本;第三是推动企业技术进步。能做到这三方面就是成功的。

  但现在看来,大家对这一目的并不是非常清楚。我们不能埋怨企业观望,因为现在并没有一个好的顶层设计、制度法律的保障,比方说大家都免费拿到配额,并非真金白银买回来得排放指标,就不是那么珍惜。此外,没有总量控制,大家很难交易起来。我们必须严肃碳交易,包括总量的控制、配额的发放、交易的监督等都必须行之有效。

  另一方面,必须解决碳市场所具有的极其特殊性的问题。交易,必须是一个商品,必须有一定的市场和规模。按照市场经济的逻辑,所有的市场我们都希望规模越做越大,但碳市场不是。碳市场建立的本身,首先是有利于减排,最终目标消灭碳排放,没有排放。欧盟的碳市场为什么萎靡不振?欧盟原来预计到2020年减排20%,初步核算,今年年底可以达到21.2%,超额完成指标,没有减排压力了,除非提出新的控制目标,否则这个市场就不存在了。

  美国的二氧化硫交易市场从兴旺到衰败也是如此,二氧化硫基本上减完了,交易市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从减排角度讲,这是个好事情,但是对做碳交易的人来讲,是个坏事情。我们是做碳市场是为了推动减排,因此希望成本越来越低,交易量越来越少,最终大家都完成节能减排指标,不需要买卖,而这都不是投机者所看好的。所以,我们在进行碳市场机制的建立时,要充分考虑到这些。

  日报:是否要加快建立全国性市场的节奏?

  李俊峰:现在还是需要试点,在建立全国市场上,我不那么乐观。必须考虑一个现实,在市场经济高度成熟、有严格排放控制的欧洲,碳市场都不那么成功,实事求是地讲,我们市场经济体系发育并不好,建立碳市场谈何容易?所以必须充分利用试点,大胆改革创新,也许我们能够探索出一条路子,我不希望盲目快速,把一些不成熟的经验或者风险性很大的经验在全国推开,甚至有人说和国际接轨,国际上碳市场也不成熟,我们怎么和它接轨?当然,进行交流合作是可以的,但是在我们的碳市场还是比较封闭的条件下,不能轻言接轨。

  日报:有一种观点认为,碳税比碳市场更适合中国的节能减排?

  李俊峰:这二者不矛盾,很多人把它对立起来,认为搞碳税就不搞碳市场,搞碳市场就不搞碳税,甚至还有人片面理解为,碳市场是发改委主导,碳税是财政部主导,把部门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这都是不对的。实际上石油有石油消费税,照样有石油市场,也有石油期货交易所。

  我们做碳市场是因为有不同的碳指标需求和不同减排成本,比如说,你减排一吨碳的成本是10块钱,我的成本是100块钱,我们之间有90块钱的差价,减排成本高,且有碳指标需求的人向减排成本低的人,且有富裕碳指标的人购买碳指标;而如果征收50块钱的碳税,那么你的成本是60元,我的成本是150元,我们仍旧有同一个差别,不妨碍两家进行碳交易。税本质上是调节不同资源分配关系,包括不同利益主体的关系,通过征税,促使大家往排放少的行业去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碳税和碳市场的意义是一样的。

  为什么先发展碳市场,虽然它的作用还有待观察,但和其他利益不冲突。而碳税则意味着要增加一个税种,尽管目前国家财政和税务部门表示我国税负总体水平不高,但企业和老百姓并不这样认为。增加一个税种,则意味着要取消或者降低几个税种的税率,保证总体的税收水平不变。更为重要的是,征了税拿来干什么,怎么花?总体看来,我们政府的钱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

  低碳城市在减排方面要有实质性的行动

  日报:从2010年开始,低碳城市试点也是国家推进节能减排的一项重要实践,目前进展如何?

  李俊峰:当年入选低碳试点的城市,并没有太多的标准要求,我们只是希望通过这些省市各自的体制、技术的创新走出一条路子来,希望有一部分是成功的,哪怕只有几个真正走向低碳发展道路,甚至一部分是失败的都没有关系。

  现在看来,大多数试点城市,仅仅是贴上了一个标签,并没有太多的实质性的减排。像杭州,照样出现了AQI指数400甚至500。像低碳示范省陕西省,2010年列入低碳试点时候,每年消耗9000万吨标准煤,而现在接近2亿吨。

  低碳城市试点也必须要有一个实质性、强制性的约束目标,这对城市是一个压力和痛苦的选择,低碳试点需要有明确的指标来衡量城市是否达到低碳城市。

  具体的指标,至少有三条必须有:一是和过去比较,真正实现了碳排放的减少,至少是增速在变缓;二是能源结构真正有一个优化;三是经济发展方式有一个根本性改变。总而言之,有一个可观测、可核证、可检查的量,而不能简单用用GDP的碳排放强度来衡量。

  新能源就应该价格高

  日报:新能源进展缓慢,很大因素是因为新能源成本高吗?

  李俊峰:新能源是清洁的能源,好的东西就应该有好价钱。现在雾霾严重,很多地方停工停产,人民的生命健康受到威胁,全社会的劳动效率都受到影响,如果把这些成本算进去,还能说化石能源是便宜的吗?

  全球煤炭比例超过50%的国家,不到10个,中国是其中之一;超过70%的国家只有2~3个,中国也是其中一个。中国是WTO成员,整个经济是融入世界体系的,那么能源为什么不能融入世界体系呢?当然我们不能指望一夜变天,但是煤炭的比例每年减少1个百分点总可以吧。还有我们把煤弄干净再烧总可以吧。总之办法是有,在环境保护方面,在人民的幸福面前,我们应该有所作为。

参考文献:
信息来源:中国新能源网
相关连接关键字:
相关附件: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读者反馈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 湖北省科技信息研究院 版权所有